“冬菇街”上浸冬菇 商家止损自救忙

来源:金羊网 作者:周巍 发表时间:09-18 23:37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仍然堆积了不少泡过水的货物,工人们正忙着将成箱的废弃货物运出街道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仍然堆积了不少泡过水的货物,工人们正忙着将成箱的废弃货物运出街道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仍然堆积了不少泡过水的货物,工人们正忙着将成箱的废弃货物运出街道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仍然堆积了不少泡过水的货物,工人们正忙着将成箱的废弃货物运出街道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上的商家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清理受潮的干货,并把完好的货物挑选出来加以保存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仍然堆积了不少泡过水的货物,工人们正忙着将成箱的废弃货物运出街道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仍然堆积了不少泡过水的货物,工人们正忙着将成箱的废弃货物运出街道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 “冬菇街”仍然堆积了不少泡过水的货物,工人们正忙着将成箱的废弃货物运出街道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受前两日台风山竹影响,广州市一德路附近的潮音横街(俗称“冬菇街”)水浸严重,街上商铺无一幸免,水浸最深达一米,摆放在低处的冬菇,木耳等干货均被泡湿。台风过境后,水开始慢慢退去,从昨日开始商家们已经在清理受灾货品,直到今日(18日)下午17时仍有大量货物没有清理完。因水浸时间较长,受潮货物堆积成山,本身就狭窄的“冬菇街”在废弃干货的挤压下更显逼仄。在冬菇街卖了20多年干货的黄先生表示,这次各家的经济损失估计有一百多万元,大家正忙着清理货物,现在就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助清理一下街道里的废弃货物,“只有条街通顺了,我们才能快点清理完,也方便开市迎客做生意啦!”图为 “冬菇街”仍然堆积了不少泡过水的货物,工人们正忙着将成箱的废弃货物运出街道。 金羊网记者 周巍 摄

美图推荐